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高人为峰

在这儿,不只谈模型。

 
 
 

日志

 
 

连载《血色浪漫》003  

2008-02-13 11:38:19|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载《血色浪漫》003

by 山高人为峰

 本帖只为学习交流收藏使用!如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我会立即删除!

  第一篇 《血色浪漫》第一章(7)

  (更新时间:2004-9-28 20:27:00  本章字数:2341)

  李奎勇阴沉着脸松开手:"好吧,今天我给跃民一个面子,小子,你记住了,你欠我两颗 门牙。"

  袁军冷笑着不服气:"你也记好,你欠我一条胳膊,想着点儿还。"

  远处传来一片自行车的转铃声,一伙穿黄呢子军大衣的青年骑着自行车飞驰而来,他们

  旁 若 无人地支好自行车,拎着弹簧锁走上售票处的台阶,低头看看那些代表排队人的砖头,轻蔑 地相视而笑。

  一个青年从挎包里抽出一把菜刀"当"地一声扔在最前边,大声喊道:"都看好了啊,我 这把刀排第一,谁不服就跟我这刀说话。"

  另一个青年抬脚将几块砖头踢飞:"哪来这么多破砖?"

  这显然是明目张胆地挑衅,钟跃民一伙呼地一下全站起来,不约而同地把手伸进挎包。李 奎勇拦住钟跃民:"跃民,用不着你出手,我来摆平这些小子。"

  他双手插在短大衣的口袋里慢慢走过去,叉开双腿稳稳站在那伙人面前。

  双方的目光对峙着。李奎勇不紧不慢地说:"你们听好,我今天心情不错,这是你们 的

  福气,你们要珍惜这个机会,快点儿把那几块砖照原样码好,再给我的哥们儿道个歉,这事 就算过去了。"

  一青年亮出菜刀,不屑地说:"谁的裤裆开了,露出这么个东西来?你胆儿不小呀,知道 我是谁吗?"

  李奎勇笑了笑:"你是谁?"

  "计委大院小明,听说过么?"

  "没听说过,莫非也是裤裆里钻出来的?"

  几个青年大怒,纷纷抽出凶器扑上来,嘴里喊着:"剁了丫的!"

  李奎勇敏捷地跨上一步,闪电般贴近那个青年,一只胳膊搂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上不知 何

  时出现了一把雪亮的剔肉刀,刀刃顶在他的颈动脉上,刀尖已划破皮肤,鲜血顺着刀刃流下 来。

  几个青年吓白了脸,全身都僵住了……被楼住的青年腿都软了,直往地上出溜,他张着嘴

  ,一时说不出来话,半天才蹦出几个字:"大……大哥,我服了,我……服了……"

  李奎勇放了手,轻蔑地说:"就这副熊样儿还敢到这儿来拔份儿?都给我滚,别让我再看 见你们。"

  几个青年灰溜溜地苍惶逃窜。

  钟跃民笑着向李奎勇竖起大姆指,顺手向李奎勇甩过一包"牡丹"烟。

  李奎勇收起刀子,接过烟,点燃一支,阴沉沉的目光向四周扫了一圈,周围看热闹的人群 都把目光转向别处……

  夜深了,北风呼啸着向等候在售票处旁的人群席卷而来,钟跃民、袁军、郑桐等人把旁边 的

  建筑工地上堆放的木料搜集过来点燃了一堆篝火,由于木料放得太多,火苗竟窜起三米多高

  ,险些烧着了上面的电线,建筑工地的值班人是个老头,老人战战兢兢地刚要制止,被袁军 一瞪眼就把话给吓回去了。

  这是个无法无天的年月,身为守夜人,他只能起个稻草人的作用,单个的流氓尚且对付不

  了,更何况今夜,老人有个感觉,好象今夜全城的流氓团伙都来了,这可招惹不起。

  一伙穿军大衣的部队子弟凑过来和钟跃民打招乎∶"跃民,借光啦,冻得受不了,让我们 也烤烤火。"

  钟跃民笑着说∶"你们可真会享现成的,总得交点儿税呀,可不能白烤火。"

  一个戴羊剪绒皮帽的青年问道∶"跃民,饿了吧?你们踏踏实实坐着别动,我们哥几个去 找点吃的来。"

  袁军说∶好呀,再弄瓶酒来。

  "哥几个瞧好吧。"

  街对面有个很简陋的小饭馆,饭馆此时已经上了板,一个守夜老人正坐在火炉旁翻动烤在 炉子上的馒头。

  他听见外面传来敲门声,老人谨慎地把门打开一条缝,还没来得及问话,外面的人已一拥 而进,老人被撞倒。

  一伙穿军大衣的青年冲进来四处散开,非常熟练地在屋子里乱翻。一笸箩剩包子、馒头被 这些家伙端走,几箱"二锅头"酒也被搬出饭馆……

  老人惊慌地说:"你们要干什么?快给我放下……"他话音没落,一只盛米饭的柳条笸箩 已扣在老人的头上,米饭纷纷扬扬撒了一地。

  工地上到处燃着篝火,青年们围着火堆在烤包子,喝酒。

  谁也闹不清刚才参加抢劫的是哪一伙,因为他们的年龄,装束和神态都差不多。看得出来 ,他们虽然分别属于若干个团伙,但彼此之间肯定都认识。

  钟跃民、袁军喝着酒,不停地向周围打招乎的熟人点头示意。

  李奎勇手里拿着一瓶酒,不时地对着瓶子来上一口,他阴沉的目光不停地向四周打量,目 光中充满了轻蔑和挑衅。

  郑桐凑近钟跃民:"跃民,你看见没有?海淀的、东西城的、朝阳的,都来了,明天早上 有热闹看了,你说明天李援朝他们来不来?"

  "他当然得来,这种露脸的事他能不来么?"

  "那李援朝今天怎么不来排队?"

  袁军插言道:"凭李援朝的名声,他能来排一夜队?不信你看着,明早开始卖票了,他才 会到,而且绝不排队。"

  钟跃民点点头:"没错,他就是第一个买票,也没人敢说什么。"

  李奎勇哼了一声,不屑地说:"他凭什么?"

  "就凭他是李援朝。"

  "扯淡,我倒想见识一下,他难道三头六臂?"

  第一篇 《血色浪漫》第一章(8)

  (更新时间:2004-9-28 20:28:00  本章字数:2408)

  "要是一对一交手,三个李援朝也不是你的对手,但你不可能有这种机会,他手下亡命徒 很多,轮不上他亲自动手,你已经被收拾了。"

  "那好,明天他要是来了,你给我指一下就行,我要会会他。"

  钟跃民拍拍他的肩膀说:"奎勇,今天是我请你来的,算你帮我一个忙,以后你要是有什

  么 事需要我帮忙,你说一声就行,我随时还你这个人情,可这次你不能给我找麻烦,你要是想 和李援朝叫板,以后自己找机会,和我无关。"

  李奎勇点点头:"好吧,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次我听你的。跃民,说实话,以前我最 烦

  你们这帮大院里的孩子,惟独你钟跃民还算条汉子,咱俩只做了一个学期同学吧?可咱们成

  了朋友,我本以为你钟跃民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可我今天才发现,你怎么也有怕的人 ?"

  钟跃民摇摇头:"这你可错了,我不是怕谁,和你说你也不懂,你不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 人。"

  李奎勇冷笑不语。

  西北风在呼啸着,一堆堆篝火旁,青年们紧裹着大衣,伸出双手在烤火。不知是谁先哼起 了歌,随即很多人加入,成了乱哄哄的大合唱:

  歌声轻轻荡漾在黄昏的水面上,

  暮色中的工厂已发出闪光,

  列车飞快地奔驰,

  车窗的灯火辉煌

  ……

  钟跃民吃饱了肚子,便觉得有几分无聊,他伸了个懒腰说:"我要去附近走走,谁去?"

  袁军马上响应:"我去。"

  郑桐本不想去,可他怕钟跃民不在的时候有人寻衅,靠他自已是应付不了的,于是也表示 要去。

  李奎勇说∶"你们去吧,我在这儿守着。"

  钟跃民、袁军、郑桐三人沿着空荡荡的前门大街漫无目的地闲逛着。

  袁军凶狠地说:"跃民,我先和你打个招乎,我看李奎勇那小子不顺眼,今天看你的面子 我

  先放过他,早晚我要插了他。"这也是玩主特有的语言,刀子被称为"插子","插了他 "相当于"捅了他"。

  钟跃民无所谓地回答:"那是你们自己的事,别和我说,不过,你要是和李奎勇单练,恐 怕不是他对手,这小子手黑着呢。"

  袁军不屑地哼了一声:"走着瞧吧……"

  三个人走到大栅栏商业区,袁军、郑桐走路跌跌撞撞,已困得睁不开眼睛。钟跃民却目光 炯炯,毫无倦意。

  袁军迷迷糊糊地说:"跃民,哥们儿不行啦,我得找个地方眯一会儿。"

  郑桐也不满地嘟哝着:"我也快扛不住了,跃民,你丫怎么跟上了发条似的,一点儿不消 停?"

  钟跃民笑着说:"你们俩真没用,一宿都熬不下来?不行,不能睡,走走就不困了。"

  袁军和郑桐跌跌撞撞地走上一家商店的台阶,紧裹着大衣蜷缩在门洞里,看样子再也不打 算动了。

  钟跃民大声问道:你们俩是真不打算走了?

  袁军都口齿不清了:不走……坚决不走了,你杀了我也不走了……

  郑桐迷迷糊糊附和着:谁走谁是孙子……

  钟跃民四处张望一下,发现了这家商店的玻璃橱窗,他脸上露出了坏笑。

  钟跃民威胁着说:好啊,这可你们说的?谁走谁是孙子。

  他突然抡起手中的弹簧锁向玻璃橱窗砸去,一声巨响,橱窗玻璃被砸得粉碎,钟跃民扭头 就跑。

  被惊醒的袁军和郑桐呆呆地愣了片刻,突然明白过来,他们闪电般窜出门洞,向钟跃民追 去……

  空荡荡的大街上传来袁军气急败坏的喊声:钟跃民,你丫有大爷没有?我操你大爷……

  清晨终于来了,等候了一夜的人们自动排起一条长队,很多人都在看表。

  八点整,售票处的窗口打开了,一个售票员伸头向外看了一下,发现窗外密密麻麻的人群 ,

  她惊讶地张大了嘴,把头缩了回去。人群开始躁动起来,每一个排队的人都紧紧贴着前一个 人,生怕有人插进队伍。

  这时远处响起了自行车的转铃声,许许多多的铃声竟汇成一股宏大的声浪。街道尽头出现 密

  密麻麻的自行车流,身穿各色棉大衣、呢子大衣的青年一群接一群,汇成一股强大的黄色人 潮向天桥剧场的方向涌来。

  钟跃民他们几个人立刻兴奋起来:"嗬,够壮观的,四九城玩主全来了,这回有热闹看啦 。"

  "打吧,打死几个才好呢。"

  "好戏该开场了,这可比看芭蕾舞来劲。"

  那些刚刚来到的青年似乎没有排队的概念,他们支好自行车,便一窝蜂拥向售票口,队伍 一

  下子乱了。排了一夜队的人们对这些骄横的后来者并不买账,他们一个贴一个,顽强地保持

  着完整队伍,企图把这些后来者挤出去。人们推推搡搡,拥来挤去,队伍就象一条不断扭动

  的巨龙,喧嚣声,咒骂声交织在一起,汇成巨大的声浪,人群中最终酿成冲突,两伙青年进

  行了一场血腥的斗殴,人群顿时大乱,混战中不时能看见一两只高举着弹簧锁的手在人群中 隐现,随即传来肉体被击中的闷响。

  钟跃民站在旁边抽着烟冷冷地观望着,他突然在人群中发现了大名鼎鼎的李援朝。

  李援朝捏住自行车的车闸,他一条腿支住身子,另一条腿跷在自行车的横梁上,似乎只是 从

  这里路过,根本没打算下车。他身边簇拥着十几个横眉立目的青年,很有点儿众星捧月的意

  思。李援朝的个子很高,身材魁梧,一张堪称英俊的国字脸,他穿着一身普普通通的蓝制服

  ,在一片黄绿色的军装中显得很特立独行,他在"老兵"中是个领袖级的人物,李援朝这三 个字就是招牌,犯不上象那些毛头小子那样穿身将校呢到处招摇。

  第一篇 《血色浪漫》第一章(9)

  (更新时间:2004-9-28 20:29:00  本章字数:2283)

  李援朝和钟跃民是一个学校的,他比钟跃民高两个年级,1966年成立红卫兵组织时,钟跃 民

  刚读完初一,李援朝已经读完了初三。本来以李援朝的身份犯不上搭理低年级的钟跃民,而

  钟跃民也没想巴结他,在红卫兵海淀纠察队共事时,两人只是点头之交。他俩真正熟悉起来 ,是在冲击公安部大院时。

  1966年底,老红卫兵们聚集在北展剧场,起着哄地成立了"首都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 会

  ",李援朝在会上当仁不让地被推举为领导人之一。

  多年以后,钟跃民和一些当事人谈起这件往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可笑,因为"联动"

  的成立完全是起哄架秧子,既没有严密的组织系统,也没有统一的行动纲领,只不过是干部 子

  弟们对当时的中央文革小组有气,因为中央文革小组已经把斗争的矛头对准了党内老干部,

  也就是他们的爹妈,这就直接触犯了他们的利益,他们向来是革别人命的,怎么这次革命革

  到自己家来了?大家在会上吵也吵了,骂也骂了,散了会后也没什么人把这件事当回事,可

  圈外人不了解情况,把"联动"这个组织传得沸沸扬扬,很有传奇色彩。甚至有传言说," 联

  动"组织内部等级制度森严,连袖章都是按照爹妈的级别配发的,分别为呢、缎,绸、布等 面料。

  钟跃民说,我算明白了,很多著名的史诗都是这么问世的,最早出现在一个多喝了二两酒 的

  家伙嘴里,有人听了就向别人转述,转述中又按照自已的想象进行了艺术加工,传来传去, 代代相传,于是就成了史诗。

  钟跃民记得,"联动"成立大会后,大家听说公安部抓了他们的几个哥们儿,于是大家一 起

  哄,说去公安部要人,当时谁也没觉得公安部有什么了不起,甚至觉得公安部要是敢不放人

  ,就砸了它,造反有理嘛。笫一次去冲公安部时李援朝纠集了一两百人,开始大家还象模象

  样地和公安部负责接待的干部交涉,后来就有点儿烦了,跟这个小干部扯什么淡?干脆冲进

  去把人抢出来不就得了,于是弟兄们开始往大门里冲,这样就和守卫的军人们发生了冲突,

  当时军人们得到的命令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们只是手挽手组成人墙,以阻止这些毛

  孩子的胡闹。少年们冲了几次,就好象浪潮撞在礁石上,无济于事。平时挺有主意的李援朝

  此时也没了辙,这时钟跃民肚子里的坏水开始往外冒了,他带着一群初中一年级的少年伸手

  嗝吱战士们的痒处,军人们没有受抗痒训练,他们被嗝吱得笑了起来,人墙顿时出现缺口,

  钟跃民并没有马上带人冲进缺口,而是组织少年们把战士们一个一个拉出人墙,使军人们组 成的人墙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李援朝带人顺利地冲进公安部。

  当然,事后想起来,当年的"联动"们向公安部发起了六次冲击,未必是场有计划有组织 的行

  动,其中少年们起哄架秧子的成分起了很大作用,钟跃民就直言不讳地承认,当年自已参加

  冲击公安部的行动完全是闲出来的,他没什么政治诉求,只是不安份的天性使然。

  这次胆大包天的行动的直接后果,是"联动"被中央文革小组定性为反革命组织,遭到北 京造反派组织数万人的围攻,"联动"组织迅速土崩瓦解。

  而李援朝却通过这次事件注意到钟跃民的应变能力和组织能力,他从此不再小看钟跃民, 认定这家伙是个人物,两人的关系由此密切起来。

  李援朝笑吟吟地向四处张望,人群中不断有人向他谄媚地打招呼,他微笑着点头示意。

  他看到了钟跃民,两人对视了片刻。钟跃民笑笑,竖起两根手指碰碰帽檐,潇洒地向外一 甩,行了个美式军礼。

  李援朝笑着还了礼。

  钟跃民对李奎勇说:"奎勇,那人就是李援朝,你觉得怎么样?"

  李奎勇注视着李援朝,嘴里不以为然地说:"我看不过如此,怎么?他是你们这些老兵的 头儿?也是什么‘联动‘的吧?"

  "我们这群人没有头儿,不过,敢惹李援朝的人确实不多,当年‘联动‘六冲公安部,他 是主要组织者之一。"

  这时,与钟跃民打过架的张海洋一伙也出现在天桥剧场门前。钟跃民一见便兴奋起来 ,

  他把军用挎包往脖子上一挂,带着袁军等人挤出人群,迎着张海洋走过去,他满面笑容地问 道∶"哥们儿,还认识吗?"

  张海洋等人正要走上台阶,见到钟跃民他们围上来,立刻做出了反应,他冷笑道:"扒了 皮也认识你,你想怎么样?"

  钟跃民手里亮出了菜刀:"别废话,你出手吧。"

  张海洋向后面伸出手,一个同伴递过一把七寸长的三棱刮刀,他接刀在手,慢慢向钟跃民 走去,一场血腥的斗殴马上就要发生了。

  此时,站在不远处一直注视着事态进展的李援朝突然扬起手喊道:"钟跃民、张海洋,都 住手。"他分开人群走进圈内,正在剑拔弩张的双方都停住了。

  张海洋和李援朝也是熟人,他抬头寒喧道:"噢,是援朝啊,你好,好久不见了。"

  钟跃民冷冷地说:"援朝,这事你别管,我要剁了这小子。"

  "跃民、海洋,你们都给我点儿面子好不好?其实大家都不是外人,跃民,我给你介绍一 下

  ,这位是张海洋,住二号院,八一学校的。海洋,他是钟跃民,育英学校的,都是自己人,大水冲了龙王庙嘛,咱们可别让外人看笑话。"李援朝真诚地为双方调解着。

  第一篇 《血色浪漫》第一章(10)

  (更新时间:2004-9-28 20:29:00  本章字数:2405)

  "你是育英学校的?罗建国你认识吗?"张海洋问。

  "当然认识,那是我哥们儿。你们八一学校的杨晓京你认识吗?"钟跃民也缓和了口气 。

  "他和我是同班同学,关系一直不错。"

  钟跃民把菜刀装进挎包∶"闹了半天都是哥们儿,咱们还打什么?算了吧。"

  张海洋收起刮刀,朝手下人喊:"都把家伙收起来,这是误会。"

  李援朝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这就对了,你们哥俩儿握握手,今后就是朋友了,有什么事 还得互相关照呢。"

  这就是打群架的特点,往往人一多,架就打不起来了,因为人群里总有相互认识的人,两 边

  一撮合,双方当事者也就有了台阶儿,谁也没有丢份儿,既然保全了面子,索性就握手言和

  ,这一来二去兴许就成了熟人,成了哥们儿。钟跃民和张海洋握手成了朋友,他们自已也没 想到,这一握手就是一辈子的朋友。

  李援朝虽属号令群雄的人物,但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因为全城的玩主都来了,哪个不是 在

  自己那一亩三分地里称王称霸惯了的主儿?李援朝份儿再大也不可能做到一手遮天,他刚刚

  平息了钟跃民和张海洋之间的矛盾,又有两伙人在售票窗口前打起来了,一时砖头乱飞,喊

  声四起。几个佩戴北京卫戍区值勤袖章的解放军战士拨开人群冲上前去制止斗殴,斗殴的双 方又和战士们扭打起来。

  一个战士抓住一个正在打人的青年,想把他揪出人群。一块砖头飞来,击中战士的额头, 那个战士呻吟一声,双手捂住了伤口,鲜血顺着指缝流出来。

  天桥派出所的所长带领几个警察闻讯赶到,但肇事者早就没了踪影。

  这是一九六八年年底发生的真实故事,当年的警察还没有配备对讲通讯装备,除了回派出 所

  打电话要求增援,别无它法。据说,一个小时以后,增援的一个连军人才赶到这里,天桥剧 场门前除了一地碎砖外,连个人影都不见了。

  李援朝已经从手下人那里得到了票,他便和熟人打招呼告别,然后转身准备离去。可等他 转

  过身来,却突然僵住不动了,因为一把雪亮的匕首正顶在他的腹部,他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 情。

  李援朝长这么大还没人敢对他如此放肆,此人莫非活得不耐烦了?他发现一张面目狰狞的

  脸正紧紧盯着他,左面颊上一条深深的刀疤在微微颤动,无声地表明其主人的心毒手狠。

  李援朝毕竟是见过风浪的,他面不改色地盯着那张脸,没有丝毫的惊慌。他的伙伴们却大 惊失色,纷纷亮出了手中的刀子向前逼进。

  刀疤脸低吼一声:"谁敢动一下我就豁开他的肚子。"他身后的四条汉子同时跨上一步 ,亮出了手中的斧子。

  李援朝的手下人全部被刀疤脸一伙的凶狠气势镇住,他们的动作都僵住了。

  钟跃民刚刚买完票离开售票窗口,见此情景也愣住了。他慢慢把手伸进挎包,却被李奎勇 按住,"跃民,千万别动,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你认识他们?那人是谁?"

  "小混蛋,新街口一带有名的亡命徒,敢杀人的主儿。"

  钟跃民一惊:"是他?我听说过这个人。"

  "小混蛋"冷笑着:"你就是李援朝吧?久闻大名了,我这几个兄弟也想看看芭蕾舞, 以前从没看过,听说跳舞的娘们儿都不穿衣服,是吗?"

  李援朝不动声色地说:"你就是那个‘小混蛋‘吧?早听说你要会会我,没想到在这儿碰 上了,废话少说,你想干什么?"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李援朝,刀都顶肚子了,说话还这么横,我嘛,没别的事儿,要不是 找票,我到这儿干吗?把你的票给我留下。"

  "我要是不给呢?"

  "那我就把你肚子豁开,把肠子一根一根抻出来晾晾。"

  钟跃民推开李奎勇走出人群,亮出菜刀喊:"小混蛋,你放开李援朝,有种咱们一对一单 练。"

  小混蛋诧异地说:"咦,哪儿蹦出个小兔崽子来,还挺有种,小子,你听说过我吗?"

  "去你妈的,我管你是谁。"

  小混蛋沉下脸:"小兔崽子,你是不是活腻啦。敢骂我?"

  张海洋也持刀走出人群:"‘小混蛋‘,你要敢动李援朝一下,今天就把你砍成肉泥。"

  李援朝冲他们摆摆手:"跃民、海洋,你们的人情我领了,这件事由我自己了断,‘小混 蛋‘,今天算我栽了。票给你,你可以走了。"

  李援朝的手下人将几张票递给了"小混蛋","小混蛋"却并没有收刀的意思,他扬扬 下巴,示意李援朝为他开路。

  李奎勇走出人群,对"小混蛋"笑道:"哥们儿,你份儿也拔得差不多了,该收场了。"

  "小混蛋"见是李奎勇,他用手指了指钟跃民和张海洋说:"奎勇,你也来啦?看见没有 ,不是我不想走,是这两个小子不让我走。"

  李奎勇对钟跃民说:"跃民,给我个面子,今天的事到此为止,以后的事你们自己看着办 好不好?"

  钟跃民点点头:"好,看你的面子,我今天放他一码,记住,你我的人情相抵了,从此咱 们谁也不欠情了。"

  钟跃民和张海洋收起刀,人群闪开一条路,小混蛋、李奎勇等人扭头要走。

  李援朝和颜悦色地轻声说道:"等一下,小混蛋,要是有一天你落在我的手里,你猜会是 什么样子,你想过吗?"

  第一篇 《血色浪漫》第一章(11)

  (更新时间:2004-9-28 20:32:00  本章字数:254)

  "小混蛋"笑了笑:"我这人命贱,所以老想和富贵人换命,换了命我也不吃亏,你没听 人说么?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那好,你可以走了。"

  "下回见!"

  "小混蛋"和李奎勇几个人扬长而去。

  李援朝手下的人气白了脸,纷纷鼓噪起来∶"援朝,不能让他们走,……"

  李援朝摆摆手制止住他们,他望着小混蛋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英俊的脸上渐渐布满杀 机……

  第一篇 《血色浪漫》第二章(1)

  (更新时间:2004-9-30 8:52:00  本章字数:2217)

  钟跃民、袁军、郑桐的玩主生涯,打架、滑冰、拍婆子、溜门撬锁。要不是文化大

  革命,哥几个哪有这好日子过?一只古瓷瓶换来一笔"巨款",这年头儿谁敢成桶地吃冰激 凌?美丽傲慢的周晓白。

  大院的西北角有两座四层的公寓楼,这里的环境很幽雅,楼的前后都植着草坪和高大的雪松

  ,一条不宽的水泥路从这里通向办公区,这是部里的司局级干部住宅楼,平时来这里的

  人不 多。文革开始后,这些司局长们大部分都出了问题,有的进了隔离审查学习班,有的干脆进

  了秦城监狱。这两座楼几乎成了空楼,每到夜晚时,偶而路过的人会发现,这儿只有几家窗 户里有灯光,其余的窗户都是黑沉沉的。

  袁军的家就在这里。自从他父亲袁北光、母亲王咏琴被隔离审查后,行政处就给袁军安排了

  一间八平方米的平房,他家的大门被贴上封条查封了。按照革委会主任王占英的意思,之所

  以分给袁军一间平房,是因为袁军属于"可以教肓好的子女",要体现党的给出路的政策。

  袁军却不大领情,他最烦听这些,什么叫"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凭什么他就老得受教育? 安

  上这么个名儿,本身就是种岐视,就好比五七年的右派,据说表现好就可以摘帽子,结果摘

  了帽子又变成了摘帽右派还是没什么区别。袁军看不出"黑帮子女"和"可以教育好的子女 "之间有什么不同,反正是给你脑门子上贴个标签,省得别人不知道。

  袁家一共四个儿子,袁军最小,他的三个哥哥都在文革以前从"哈军工"或"西军电"这类

  的军事工程学院毕业,被分到西北的国防工业基地工作。自从他父母被审查后,袁军算是获

  得了有生以来最大的自由,没人管的日子简直太幸福了,以前上学时他最怕老师找家长告状

  ,现在好了,谁爱告谁就告去,只要他找得着袁北光局长。如果单从这点考虑,袁军还是挺 拥护文化大革命的。

  如果说袁军对这场政治运动有什么不满的话,那就是他的生活水平严重下降,每月十五元生

  活费,无论他怎么计算也坚持不到月底。这一年来,他始终过着一种半饥半饱的生活。后来

  他终于想开了,与其算计,不如干脆无为而治,有钱了就先混个肚儿圆,没钱了再说,反正 社会主义祖国不能眼睁睁看着他饿死。

  袁军和郑桐是一对活冤家,两人从上小学起就在一个班,多年来两人的关系始终保持在打打

  合合的状态,常常是一句话不合,双方就各自抄家伙准备单练,每次都是正要玩命时被同伴

  们拉开,正因为翻脸成了家常便饭,所以两人倒从不记仇,往往是劝架的人还没缓过劲来, 这两位已经又勾肩搭背地称兄道弟起来。

  这个月还不到二十号,袁军又没饭吃了。他厚着脸皮去郑桐家蹭了两顿饭,实在不好意思去

  了,因为郑桐家的经济状况也没好到哪儿去,他父亲郑天宇此时正和袁北光关在一起,母亲

  孙逸群是个中学教员,虽然没有被停发工资,但也在停职受审查,孙逸群的工资本来就不高 ,况且郑桐还有两个上小学的妹妹,因此日子过得也很紧。

  近来社会上经常发生一些入室盗窃的案件,这座大院里也有几家住户被撬了门,损失了一些

  财产,案子一直没破。饿急了眼的袁军由此受到启发,决定先拿自已家开刀。他突然有了种

  紧迫感,自己要是不先动手,早晚得有真正的贼惦记上,那不便宜了别人?更何况撬自已家 应该是轻车熟路,也省了踩点这套程序。

  当郑桐知道袁军的想法时,不禁大喜,连声说他早就想到这儿了,只不过没好意思说罢了。

  他见袁军还有些犹豫,便一个劲儿给他打气∶"哥们儿,你得这么想,袁北光不是你爸爸,

  他是三反分子,咱们顺了三反分子的东西,就是革命行动了,不是老教育咱们要和家庭划清

  界限吗?怎么划?怎么能证明你袁军和反动家庭掰了?就得把三反分子家的门给撬了,这界 限不划也清了。"

  袁军听着不入耳∶"去你大爷的,你爸才是三反分子呢,要不咱先撬你们家得了,你爸留过

  洋,谁知道他当年在美国都干了点儿什么,闹不好早和中央情报局挂上勾了,正经的里通外 国,我觉得先撬你们家比较合适。"

  郑桐显得很为袁军着想∶"我们家还用得着撬?我现在带你去就行了,问题是我家除了书就

  没什么值钱东西,反正你见什么值钱就尽管拿,就是千万别撬锁,撬坏了锁我还得去配,不 是又得花钱?"

  袁军一想也是,他搔搔头皮下了决心。

  公寓的楼道里静悄悄的,看样子住户们已经入睡了,袁军家的大门上贴着被查封时的封条。

  袁军和郑桐鬼鬼祟祟地用改锥在撬锁,郑桐边撬锁边心虚地四处张望,他小声问:"你们家 邻居是张局长吧?这老头儿没被关起来?"

  "没有。这老头上面有人保,没人敢动他。"

  "要是他听见动静出来看怎么办?"郑桐不放心地问。

  袁军没好气地说:"操,这是我们家,我撬自己家的门他管得着么?我他妈乐意。"

  "你丫就吹吧,这么牛逼你怎么不敢白天来,非深更半夜来撬门?"郑桐挖苦道。

  袁军嘟囔着:"废话,革委会贴的封条,我敢白天撬锁吗?"  门锁发出一声轻响,锁被撬开了,他俩不管什么封条,推开门溜了进去。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